槑.

励志当一名合格的佐吹。

佐助这么好,我们当然要好好的爱护他,保护他,珍惜他啊我说。
—————by鸣人

作为【鸣佐】的姑娘我很坚强。

就这么一个视频,把我活生生的从鸣佐掰成了佐我,啊不,我佐。不行不行,作为鸣佐的姑娘我要坚强,我不能背叛组织。

但是—————————











去tm的节操,太子宣战吧!!!!!抱着二少就是个百米冲刺,等等,鸣人冷静啊!!!!莫搓丸子!!!!!

最后,我还是抱走了二少……………………………………………………………………………………………………………………………………………………………………………………………………的模型😭😭😭😭,佐助是我的,其他你们随意😭😭😭😭😭







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02458



















ps:特别鸣谢
摄影师:漩涡鸣人和宇智波止水
动作策划:旗木卡卡西
观众:千手柱间 千手扉间
赞助商:一乐拉面馆🌚

【鸣佐】从7岁到30岁



·7岁
不知是不是天生冤家,二人在一开始就互看不顺眼。
“喂。”
“哼,吊车尾。”

·12岁
“白痴笨蛋佐助!你怎么还是比我高!!!!!”
被叫到的人没有像平常一样立马转身,甚至连一句“吊车尾”都不愿留下。
鸣人第一次注意到他与佐助,有了距离。

·16岁
他们的距离越来越大。
一个背对着离开,一个追逐着那个背影。
“混蛋佐助,我一定要把你带回来!”
“鸣人啊,我要杀了你,斩断你我的羁绊。因为,你是我的唯一啊。”
说话的人声音不带一丝温度,也看不到表情。只留下一个背影。

·30岁
“喂,笨蛋佐助,我终于追到你了。”
感受到背后不确切的温度,佐助有一丝错愕,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转头看见的是一双清澈的,如海水般湛蓝的眼瞳。
从他的眼中,佐助看到了自己——泪流满面,弱小的自己。
“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了。”
“白痴...吊车尾。”


——————————————————————————
这篇是看到鸣佐真爱太太搬的一些图受到的灵感。

以下是作者的话,大家可以跳过:
说实话,到现在我还是挺想吐槽一下结局的。但不管怎样,他们仍旧是我们的青春,我们心中永远的少年。(虽然ab“背叛”了我们😡)其实说实话我挺想写佐助哭的,因为一个人独自承担这么多,或许连哭是什么都忘了,也只有鸣人能成为他的依靠。

**ps:我认为啊,还是配合着太太的图看会好点,这样大家就会知道为什么鸣人30岁才会追到佐助。直接发链接可,以吗???大家给我留言一下,因为我也不知道要不要问太太授权一下😂🌚

【鸣佐】自己发的卡跪着也要收完

*7.3迟来的贺文!鸣佐大法好。
*700后鸣佐,单身设定,俩人依旧保持着不清不楚的“朋友”关系。
*又名《太子与他“情商低”的小娇妻》
————————————————————————


鸣人很苦恼。

明明佐助好不容易回村一趟自己却还在工作。当鸣人发出第247声叹息时,一旁的鹿丸捂着被摧残了一上午的耳朵,一脸嫌弃的走到他面前说:“看在佐助回村的份上,放你半天假。”

“耶嘿,太好了!”

就在鸣人冲出门,准备开仙人模式找佐助时,鹿丸又说道:“佐助好不容易回村,不和他吃顿饭?顺便这好不容易开窍的你难到不该做些什么?”

没错,鸣人“开窍”了,字面上的意思。忽然一天,他发现自己对于佐助的感情好像并不局限于“朋友”,用“挚友”来形容似乎也对不上。鸣人对此苦恼不已,秉着“有事找鹿丸”的宗旨,他立马把此事和他的“军师”说。没想到对方的表情先是震惊再是一副“我什么都看穿了”。

他问:“如果佐助受伤了你会怎么样?”
“啊?佐助受伤!哪个混蛋把佐助打伤了,看我不neng死他!”
经过多年来鹿丸的观察,他发现和佐助搭边的问题,鸣人早没有先前在人民心中树立的“成熟稳重值得依赖”的七代目形象。所以这里他也就放弃了吐槽。
他又问:“如果佐助突然回来你会怎么样?”
“当然马上去找他啊!”
他再问:“如果你手头有事呢?”
“不管什么事都比不上佐助啊我说!”
他正准备问。鸣人打断了他:“不过这些难道不就是朋友会有的表现吗?”
当然不是啊,鹿丸满脸黑线。
“最后一问了。要是佐助和别的女人一起谈笑风生你会.......”
“怎么可能啊我说!”
鹿丸扶额:“我是说如果。”
“我会很....很生气。”
“为什么?”
“因为.....”对啊,自己为什么会生气,明明只是朋友,朋友有什么生活,自己无权干涉。
鹿丸拍了拍陷入深思的鸣人。叹了口气,丢下一句“我只能帮你们到这了。”就离开了。鸣人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然后,一夜失眠换来的结果是鸣人终于发现了他对佐助的感情,不是友情是爱啊!事后他问鹿丸当时为什么会震惊。鹿丸仔细回想,仿佛想起什么说道:“因为我不信一个为人家下跪过呼吸说什么‘要死一起死’的还认为这只是友情的人然后发了别人一个季的朋友卡的会突然开窍。不过好在老天都看不惯你们这对苦命鸳鸯,让你‘迷途知返’。”

言归正传,自从鸣人知道自己的心意后对佐助就更是思念,也想知道佐助怎样想的。想着等佐助回来了就告诉他,但在这期间佐助一次都没回来,直到今天。

鸣人向鹿丸比了个“收到”的手势开着仙人模式找人了。鹿丸不由得有些担心,因为佐助要承受的不是别人的爱,是一个“出事故No.1”的七代目火影的爱。反正,祝他们好运吧。

开着仙人模式的鸣人一路狂奔,引的路上的行人感叹不已。等等,就这样找佐助表白是不是太唐突?总要买点什么吧?!这样想着,转身跑向井野的花店。

井野一开门,倒是有点吓了一跳,但很快平静下来,笑着说:“怎么,咱七代目火影不好好工作,来我这买花吗?”
“是,买朵玫瑰花。”解除了仙人模式的鸣人也笑的十分灿烂。
“玫瑰花,要向谁表白吗?”
鸣人脸微微发红,也不知该说什么。
“嘛,给你,祝你好运。不过先提一句,别直接给人家啊,大庭广众下你确定你家那位不会恼羞成怒直接开须佐家暴你啊。”
“是是!”抱着玫瑰花想着佐助的鸣人没有发现井野的话中无意间透露出他心心念念的人。转神来正想说什么的鸣人对上了井野不明的笑意。井野说道:“到时候结婚了别忘了叫我啊。”
“等等,你知道我要向谁表白我说???”
“这不明摆着的嘛,不就是追了三年的小伙。你们也真是的,大家都看在眼里,谁都知道你们是一对.....”
没等井野说完,鸣人羞得开启仙人模式找向了佐助。

他们是在一家番茄店碰面的。佐助望着开着仙人模式的鸣人说道:“怎么,想打架?”声音清冷,却在鸣人耳中透着一种温柔(?)哇我的佐助真是太漂亮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佐助真白啊,真是比木叶任何一个人都白,不过在外面这几年怎么就瘦了呢?

佐助看着“无视”自己的开着仙人模式的鸣人,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果然这家伙想打一架是吗?正准备开须佐时,一只“金毛”从天而降。

“啊啊啊,佐助你终于回来了。”鸣人解除模式扑向佐助(你们问我玫瑰花在哪?就当他别在太子身后,施了个隐身术佐助暂时看不见了吧🙈)
佐助面无表情的接过番茄,盯着身上的人,缓缓的启唇:“走开。”
说实话,鸣人还想在赖会,要不是看着佐助滋滋作响拿着番茄袋子的手.......
“走吧。午饭应该还没吃吧。”佐助瞧了瞧鸣人。几年不见,长得也越发成熟了啊。
“哦哦,好的佐助!”说着,轻车熟路的带着佐助来到了一乐拉面馆。

“哟,鸣人来了啊。”一乐大叔说道。看着鸣人身后跟着的佐助时又笑着说:“还带着朋友啊。”不知是有意无意,一乐大叔特意把“朋友”二字加重。也许是鸣人的错觉,佐助的脸似乎黑了下来。以前和佐助来吃面时,大叔好像也这么说,佐助的脸当时黑了吗?嗯......
“喂,吊车尾的,在想什么呢。”思绪被拉了回来。啊,怎么想不起来啊。鸣人内心有些烦闷。抬起头,正对上佐助一脸的不解。
“没,没事。”鸣人有些心虚,拿着端上来的面吃了起来。
佐助虽知道这中间肯定有什么,但好奇心不重的他便不放在心上,也吃起了他的番茄拉面。
用一句话形容,此时的鸣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虽然吃着一乐拉面,但视线却在佐助身上。好看的薄唇时不时一张一合。或许因为拉面的温度而熏的嘴唇越发鲜红。看到这鸣人不禁咽了咽口水。佐助也很快发现了这“不善”的目光。停下了吃面的动作:“吊车尾的,今天的你有些奇怪。”
啊,被佐助发现了呢。管他呢,反正有话就说不是自己的忍道吗?说吧鸣人!
“那,那个佐助,你听我说。我.....我喜欢你!!!”
佐助先是一惊,随即说道:“嗯,我知道,我也是。”
“什、什么?佐助你说真的?!”鸣人有些欣喜若狂。
“嗯,因为我们是朋友嘛。就是朋友间的喜欢,很正常了。”
“不,不是的佐助,是...”此时的鸣人差点跳了起来,刚刚那一番言论已经引得不少人来,佐助不经意间微微脸红,有点恼羞成怒道:“吃饭。”

出了拉面店,鸣人有些精神恍惚,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还是佐助情商和颜值成反比啊。而店中的一乐大叔早已看破真相,心里为鸣人点了根蜡。

不知不觉间,他和佐助已经步行到南贺川边。阳光斜照杨柳,也斜照到佐助那脸庞。黑色的眸子与黄色的日晕结合,鸣人似乎就从这中间看到了柔情万种。

“佐助。”他说。
佐助停下了脚步,望着他。现在他的眼中只有他了,真好。鸣人拿出别在腰间的玫瑰花,花有些焉了,他边把玩着边笑着:“这时的情景就好像小时候一样我说。那时你就坐在湖边,我就在你身旁望着你。”
“你想表达什么。”佐助微微一笑。鸣人有些看呆了,但依旧笑着说:“我喜欢你,佐助。不是朋友的喜欢,是爱人之间的喜欢。”鸣人摸了摸头:“佐助,也许是我刚刚表达的不清楚,我想成为你的爱人,不是朋友。”

“我知道。”出人意料的回答,鸣人有设想过佐助拒绝,如果他拒绝那鸣人就决定追到他答应为止。他也想过佐助答应,如果答应不就皆大欢喜了嘛?但“我知道”又是个什么鬼?

“如果我们要在一起的话,先让我把朋友卡还给你再说吧。”佐助接着说,“这三年来的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哦,对了,还有别人口中说的‘朋友’,就是一乐大叔刚刚说的那种。”

鸣人有些呆了,怎么也不会想到是自己造的孽。佐助伸手去拿鸣人手中的玫瑰。看着想要跳河的鸣人说着:“走吧,鸣人‘朋友’。”特意加重了“朋友”二字。

路漫漫其修远兮,今天的鸣人也在追佐助的路上不断收着卡。

end.












————————————————————————
第一次发文,大家喜欢的话就将下面的爱心和大拇指变红变蓝吧!求评论求勾搭!!!么么!😘

【晴博/原著向】 活着(1)

*求轻喷!
*谢谢大家对前面一篇文的支持。
*避雷预警!避雷预警!避雷预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完了,我的博雅好像ooc了🌚
*没有存稿!没有存稿!没有存稿!重要的事再次说三遍。
*周六更(可能吗?🌚)
*其实我想一篇完结的,但是写着写着,脑洞停不住了......
————————————————————————








源博雅是被阳光叫醒的。

他揉揉惺忪的睡眼,看到的不是太阳,而是安倍晴明那被放大几倍的脸。

可真好看啊,博雅想。这是谁呢?请原谅我们的好汉子还没有睡醒。

嗯...好像是我的晴明呢。

这个距离,马上就要亲上了吧?

等等,亲上?

“喂、喂,晴明。”博雅红着脸,边说边把那眼角带笑的人一把推开。

晴明有点猝不及防,但随即摆出一副受伤的表情:“博雅,可真是好狠心啊,推得真疼啊。”

我们好汉子源博雅远没有那么有眼力见,听到自己的爱人如此说,便立马赶上去问东问西。

晴明瞅准机会,抓住了一脸担心的源博雅,朝他的嘴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与其说是亲,用咬到更合适。感受到嘴唇传来的痛感,博雅一阵吃痛,张开了贝齿。晴明乘机挑逗起博雅,与之共舞。

“喂!晴明!”博雅被吻的上气不接下气,在晴明放开时,不满的发表自己的看法。

“罪魁祸首”仍是含着笑。

“你,你骗我!”源博雅捂着自己被亲红了的嘴,嗔道。

“哪有?”晴明的嘴唇好像有了魔力一般,越发红润,让博雅离不开眼。

“因为博雅这剂‘良药’,所以我就不痛了啊。”

“晴、晴明!”

“好了好了,说正事。”晴明抱着博雅,带着些哄孩子的语气。

“今早藤原大人来了。”

“藤原?就是那个藤原清河?”

藤原清河,官至从四品,是近日天皇身边的红人。

“对,是他。”

“他来有什么事吗?”博雅往晴明身边靠了靠。

“嗯,听说又出了些怪事。”

“什么事呢?”

“这个啊,到时候和你说吧。”

“等、等一下晴明。藤原清河大人,是今天来的吗?“

“是啊,怎么了?”

“我怎么不知道?”

“哦。”身着白色狩衣的阴阳师笑容更胜:“他是卯时来的,那时,你还在睡吧。”

“也就是说,我今天又错过了早朝?”

“看来是这样的呢。”阴阳师依旧陪笑。

“你为什么不叫我?”

“我有去啊,只是被你一把推开了。”

听他这么一说,博雅似乎又想起了早上那个吻,脸又刷一下红了。

“好了好了,还不是顾及你昨天晚上.....”

“别说了!”

博雅此时脸就像个红苹果一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迅速逃离晴明的怀中,看见不远处榻榻米上的被子,二话不说把自己裹在里面,成了个团子。

“博雅?”晴明笑着拍着博“团子”:“那个,那你去吗?”

“....”

“我....”

“走吗?”

“走、走吧。”

“好,走吧。”

事情就这样定下了。



牛车吱吖吱吖的作响,驶向藤原清河家的方向。

令人奇怪的是并没有牛在拉车。

车旁仅仅跟着一位身着唐装的美人——蜜虫。是安倍晴明的式神。

晴明和博雅坐在车中,并列而坐。

没有一个人开口。

“我....说啊,晴....晴明。”博雅像是忍了很久,打破了这寂静。

“你...你的手....能...拿开......吗?”博雅满脸通红,双手紧握。

源博雅身着一身黑色狩衣,愕然冒出一抹白。在他身前忽隐忽绰,顺着这抹白向上发现的是阴阳师的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鲜红如女子般的薄唇微微张开。

“呵。”一阵轻笑传来的同时,晴明渐渐靠近了博雅的耳边。

“忍不住了吗,博雅?”

“唔....”一声低低的喘息声从武士嘴中传来。

“别...别戏弄....我了..晴明。”此时的博雅满眼发红,声音略带哭腔。

阴阳师嘴角微微上扬,好像没听到似的,自顾自调戏着道:“博雅,你啊,还真是敏感呢。”

说着,那抹白色不再明暗不定,而是停留在武士身上的某个部位。

“这样子就硬了。”语气依旧那般轻佻。

“够...够了啊...唔....”博雅的气息逐渐不稳,就在到达顶峰时,安倍晴明那双不安分的手忽的停下。

“呃..嗯...”博雅不满的哼了一声。

“怎么了,我的博雅。有什么不舒服的吗?”那抹白色已经和源博雅的狩衣分开。

“晴..晴明。”博雅泪眼汪汪的看着阴阳师。

“嗯?”

“帮...帮我...”

“不行哦,博雅,剩下的,自己来吧。”晴明双眼微闭,仿佛一切事不关己。

“晴明....”博雅的声音明显软了下来,带着些讨好的意味。”

对方依旧如此姿态。

终究抵不过欲望,博雅的手缓缓移到自己身前部位,握住那难以启齿的地方,上下扶弄。

“唔....嗯....”一阵阵低喘从博雅紧闭的唇齿传出。

倏的,晴明不知何时已经睁眼,手附在博雅的手上,博雅身子一抖,she/了——糊了晴明一手。

“......”

晴明依旧摆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们到了哦,博雅。”

“唔...混蛋!”

“呵呵。”晴明一脸得逞的笑。

下了牛车,蜜虫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而藤原清河早已恭候多时。

“晴明大人,您终于来了。”语气中夹杂着欣喜。

待藤原清河看清处另一个下来的人时,不由得受宠若惊。

“博雅大人怎么也来了?!”

“是我叫他来的。抱歉,事先没说。请多包涵。”

“怎、怎么会!两位大人快请来。”

(未完待续)















【晴博】今天也是神清气爽的一天呢(神乐视角)

*第一次发文,ooc不知道会不会有,求轻拍。
*妹控博雅出没预警
*手游向,日常向。
*没有存稿,懒癌晚期😂😂
———————————————————————




我叫神乐。是一个失忆的少女,寄宿在晴明大人的阴阳寮中。

7:00a.m

【庭院】

我按照自己的生物钟如约的醒来,准备享用早膳时,一声巨响如约响起:

“嘿,妹....神乐,醒了吗?”

来者是源博雅大人,据说与失忆前的我相识,而我似乎是他的妹妹。

“嗯。”我回答。

“我给你带来了椿饼,正好一起享用吧!”

我看着他像往常一般自顾自的做下来,将怀中刚买来的椿饼放在桌上,还冒着热气。

我不再像第一次一样怀着不解的目光看着他,也尽力搜索着与他相关的信息,但这一切都是徒然。

“快吃吧!”博雅大人似乎没有发觉我这种种情绪,拿着一块椿饼递到我面前,我伸手去接,便不去想其他,吃了起来。

“不知道晴明醒了没有....”博雅大人小声嘀咕。但我却清清楚楚的听到,我将目光转向了他,细细想来,这几次他给我送饼时,总有一句不离晴明大人。

“你...你可别误会啊,我只是怕他也没吃饭,和你抢饼吃!”

“唔...”因为嘴中含着椿饼,我口齿不清的发表了自己怀疑的话语。

“谁会和她抢椿饼吃?”

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是晴明大人。

“晴明?!”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博雅大人的声音带了点欣喜的情绪。

忽然,一个“包袱”从我面前变成一条抛物线,正中晴明大人的怀中。

“这...这是你的早饭,怕你和我的妹...神乐抢饼,顺便帮你带的。”

“呵。”

“喂,真的只是顺便啊,你别多想!!!”

“是,是。”晴明大人嘴角含笑,在说话间,已经走向博雅大人身边,头放在博雅大人的肩上,从后边抱住了他。我倏的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博雅大人好像脸红了!

而我只是看了一看,便又低头狂吃,在一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吃圣贤饼。”

9:00a.m

【樱花树旁】

“喂,晴明,和我来比试比试!”

不用听也知道,是博雅大人。

“博雅啊,就算比在多次数,你还是输给我的啊。”说话间,晴明大人打开了折扇,放于唇上。

“但..但是,说不定我这次就打过你了!!”

晴明大人好似没听到什么,他径直走向博雅大人身边


“喂,晴明。?”

“别动。”

这时,晴明大人一手撑着博雅大人身后的樱树,他们两靠的很近,鼻尖和鼻尖靠在了一起。我这才发现博雅大人居然比晴明大人矮了一点。

“喂,到底怎么了啊。”

博雅大人脸又红了。

只见晴明大人用另一只手从博雅大人耳边伸进又伸出,拿出了一片樱花瓣。他的鼻尖也在同一时刻向着博雅大人耳旁凑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我只看到博雅大人脸更红了!

“晴、晴明你个混蛋!!!”

然后只见晴明大人扑向了博雅大人。

然后.....


然后八百比丘尼姐姐就捂住了我的眼睛:

“接下来,就不是小孩子该看的了。”

她笑着说。


然后,整个下午都再也没有看到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的身影了。


晚风吹拂,我坐在庭院边,吃着早上剩下的椿饼,今天也是神清气爽的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