槑.(退ing.

这个鸣佐不在一起的世界是虚假的。

【鸣佐】自己发的卡跪着也要收完

*7.3迟来的贺文!鸣佐大法好。
*700后鸣佐,单身设定,俩人依旧保持着不清不楚的“朋友”关系。
*又名《太子与他“情商低”的小娇妻》
————————————————————————


鸣人很苦恼。

明明佐助好不容易回村一趟自己却还在工作。当鸣人发出第247声叹息时,一旁的鹿丸捂着被摧残了一上午的耳朵,一脸嫌弃的走到他面前说:“看在佐助回村的份上,放你半天假。”

“耶嘿,太好了!”

就在鸣人冲出门,准备开仙人模式找佐助时,鹿丸又说道:“佐助好不容易回村,不和他吃顿饭?顺便这好不容易开窍的你难到不该做些什么?”

没错,鸣人“开窍”了,字面上的意思。忽然一天,他发现自己对于佐助的感情好像并不局限于“朋友”,用“挚友”来形容似乎也对不上。鸣人对此苦恼不已,秉着“有事找鹿丸”的宗旨,他立马把此事和他的“军师”说。没想到对方的表情先是震惊再是一副“我什么都看穿了”。

他问:“如果佐助受伤了你会怎么样?”
“啊?佐助受伤!哪个混蛋把佐助打伤了,看我不neng死他!”
经过多年来鹿丸的观察,他发现和佐助搭边的问题,鸣人早没有先前在人民心中树立的“成熟稳重值得依赖”的七代目形象。所以这里他也就放弃了吐槽。
他又问:“如果佐助突然回来你会怎么样?”
“当然马上去找他啊!”
他再问:“如果你手头有事呢?”
“不管什么事都比不上佐助啊我说!”
他正准备问。鸣人打断了他:“不过这些难道不就是朋友会有的表现吗?”
当然不是啊,鹿丸满脸黑线。
“最后一问了。要是佐助和别的女人一起谈笑风生你会.......”
“怎么可能啊我说!”
鹿丸扶额:“我是说如果。”
“我会很....很生气。”
“为什么?”
“因为.....”对啊,自己为什么会生气,明明只是朋友,朋友有什么生活,自己无权干涉。
鹿丸拍了拍陷入深思的鸣人。叹了口气,丢下一句“我只能帮你们到这了。”就离开了。鸣人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然后,一夜失眠换来的结果是鸣人终于发现了他对佐助的感情,不是友情是爱啊!事后他问鹿丸当时为什么会震惊。鹿丸仔细回想,仿佛想起什么说道:“因为我不信一个为人家下跪过呼吸说什么‘要死一起死’的还认为这只是友情的人然后发了别人一个季的朋友卡的会突然开窍。不过好在老天都看不惯你们这对苦命鸳鸯,让你‘迷途知返’。”

言归正传,自从鸣人知道自己的心意后对佐助就更是思念,也想知道佐助怎样想的。想着等佐助回来了就告诉他,但在这期间佐助一次都没回来,直到今天。

鸣人向鹿丸比了个“收到”的手势开着仙人模式找人了。鹿丸不由得有些担心,因为佐助要承受的不是别人的爱,是一个“出事故No.1”的七代目火影的爱。反正,祝他们好运吧。

开着仙人模式的鸣人一路狂奔,引的路上的行人感叹不已。等等,就这样找佐助表白是不是太唐突?总要买点什么吧?!这样想着,转身跑向井野的花店。

井野一开门,倒是有点吓了一跳,但很快平静下来,笑着说:“怎么,咱七代目火影不好好工作,来我这买花吗?”
“是,买朵玫瑰花。”解除了仙人模式的鸣人也笑的十分灿烂。
“玫瑰花,要向谁表白吗?”
鸣人脸微微发红,也不知该说什么。
“嘛,给你,祝你好运。不过先提一句,别直接给人家啊,大庭广众下你确定你家那位不会恼羞成怒直接开须佐家暴你啊。”
“是是!”抱着玫瑰花想着佐助的鸣人没有发现井野的话中无意间透露出他心心念念的人。转神来正想说什么的鸣人对上了井野不明的笑意。井野说道:“到时候结婚了别忘了叫我啊。”
“等等,你知道我要向谁表白我说???”
“这不明摆着的嘛,不就是追了三年的小伙。你们也真是的,大家都看在眼里,谁都知道你们是一对.....”
没等井野说完,鸣人羞得开启仙人模式找向了佐助。

他们是在一家番茄店碰面的。佐助望着开着仙人模式的鸣人说道:“怎么,想打架?”声音清冷,却在鸣人耳中透着一种温柔(?)哇我的佐助真是太漂亮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佐助真白啊,真是比木叶任何一个人都白,不过在外面这几年怎么就瘦了呢?

佐助看着“无视”自己的开着仙人模式的鸣人,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果然这家伙想打一架是吗?正准备开须佐时,一只“金毛”从天而降。

“啊啊啊,佐助你终于回来了。”鸣人解除模式扑向佐助(你们问我玫瑰花在哪?就当他别在太子身后,施了个隐身术佐助暂时看不见了吧🙈)
佐助面无表情的接过番茄,盯着身上的人,缓缓的启唇:“走开。”
说实话,鸣人还想在赖会,要不是看着佐助滋滋作响拿着番茄袋子的手.......
“走吧。午饭应该还没吃吧。”佐助瞧了瞧鸣人。几年不见,长得也越发成熟了啊。
“哦哦,好的佐助!”说着,轻车熟路的带着佐助来到了一乐拉面馆。

“哟,鸣人来了啊。”一乐大叔说道。看着鸣人身后跟着的佐助时又笑着说:“还带着朋友啊。”不知是有意无意,一乐大叔特意把“朋友”二字加重。也许是鸣人的错觉,佐助的脸似乎黑了下来。以前和佐助来吃面时,大叔好像也这么说,佐助的脸当时黑了吗?嗯......
“喂,吊车尾的,在想什么呢。”思绪被拉了回来。啊,怎么想不起来啊。鸣人内心有些烦闷。抬起头,正对上佐助一脸的不解。
“没,没事。”鸣人有些心虚,拿着端上来的面吃了起来。
佐助虽知道这中间肯定有什么,但好奇心不重的他便不放在心上,也吃起了他的番茄拉面。
用一句话形容,此时的鸣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虽然吃着一乐拉面,但视线却在佐助身上。好看的薄唇时不时一张一合。或许因为拉面的温度而熏的嘴唇越发鲜红。看到这鸣人不禁咽了咽口水。佐助也很快发现了这“不善”的目光。停下了吃面的动作:“吊车尾的,今天的你有些奇怪。”
啊,被佐助发现了呢。管他呢,反正有话就说不是自己的忍道吗?说吧鸣人!
“那,那个佐助,你听我说。我.....我喜欢你!!!”
佐助先是一惊,随即说道:“嗯,我知道,我也是。”
“什、什么?佐助你说真的?!”鸣人有些欣喜若狂。
“嗯,因为我们是朋友嘛。就是朋友间的喜欢,很正常了。”
“不,不是的佐助,是...”此时的鸣人差点跳了起来,刚刚那一番言论已经引得不少人来,佐助不经意间微微脸红,有点恼羞成怒道:“吃饭。”

出了拉面店,鸣人有些精神恍惚,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还是佐助情商和颜值成反比啊。而店中的一乐大叔早已看破真相,心里为鸣人点了根蜡。

不知不觉间,他和佐助已经步行到南贺川边。阳光斜照杨柳,也斜照到佐助那脸庞。黑色的眸子与黄色的日晕结合,鸣人似乎就从这中间看到了柔情万种。

“佐助。”他说。
佐助停下了脚步,望着他。现在他的眼中只有他了,真好。鸣人拿出别在腰间的玫瑰花,花有些焉了,他边把玩着边笑着:“这时的情景就好像小时候一样我说。那时你就坐在湖边,我就在你身旁望着你。”
“你想表达什么。”佐助微微一笑。鸣人有些看呆了,但依旧笑着说:“我喜欢你,佐助。不是朋友的喜欢,是爱人之间的喜欢。”鸣人摸了摸头:“佐助,也许是我刚刚表达的不清楚,我想成为你的爱人,不是朋友。”

“我知道。”出人意料的回答,鸣人有设想过佐助拒绝,如果他拒绝那鸣人就决定追到他答应为止。他也想过佐助答应,如果答应不就皆大欢喜了嘛?但“我知道”又是个什么鬼?

“如果我们要在一起的话,先让我把朋友卡还给你再说吧。”佐助接着说,“这三年来的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哦,对了,还有别人口中说的‘朋友’,就是一乐大叔刚刚说的那种。”

鸣人有些呆了,怎么也不会想到是自己造的孽。佐助伸手去拿鸣人手中的玫瑰。看着想要跳河的鸣人说着:“走吧,鸣人‘朋友’。”特意加重了“朋友”二字。

路漫漫其修远兮,今天的鸣人也在追佐助的路上不断收着卡。

end.












————————————————————————
第一次发文,大家喜欢的话就将下面的爱心和大拇指变红变蓝吧!求评论求勾搭!!!么么!😘

评论(18)

热度(134)